土豆不是陷儿

可以是在一个风景很好,温度适宜,有一面是开阔的空地或者水面,穿戴整齐得体的躺在一张路边休息的长椅上。双手自然交叉的放在腹部,手里拿两个信封,一个是白色的,里面是自己的一生。一个是装着合适数额的红包,给发现的人。
最后只留刚刚够处理好一切的钱,并找一个可以把骨灰撒进大海的人,给他留好来回的费用,希望没有麻烦到人家。
在走之前烧掉所有的东西,最大可能的不留下任何痕迹,所有人记得也好遗忘也罢,只想不曾来过。希望没有伤害任何一个人,也不要被想起。

评论